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狗狗小说网 >> 凤策长安 >> 第142章 玩具

一大早荣郡王和宁都郡侯就上门拜见大将军的消息自然很快就传到了君无欢的耳中。君无欢听了属下的禀告微微蹙眉,“荣郡王和宁都郡侯?”

禀告的男子点头道:“是,公子。荣郡王和宁都郡侯亲自上门,很是慎重的模样。属下等人不敢擅自做主,便立刻回来禀告了。”若说是为了拉拢大将军,也没有一大早就跑上门的道理。更何况,荣郡王和宁都郡侯也不是一路人啊。

荣郡王是北晋皇的庶弟,虽然入关的时候也颇有几分战功为人却不喜权势,平素从不跟那些皇子王爷们掺和,因此很得北晋皇喜爱。他是个聪明人,应当不会做出自毁长城的事情才是。

君无欢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方才轻哼一声站起身来道:“我亲自去一趟大将军府。”最好不是像他想的那样。

“公子,武安郡主来了。”门外,管事匆匆进来禀告。

“笙笙。”君无欢快步迎了出去,果然看到楚凌已经迎面走了进来。看到君无欢,楚凌立刻奔过来一把抓住他就往大厅里掠去,“长离公子,江湖救急!”

君无欢有些好笑地挥手让人退下,方才看着楚凌笑道:“难得看到笙笙这么着急的模样。”

楚凌翻了个白眼,“你要是被疯子缠住了,你也会着急的。”

君无欢淡然道:“我已经被南宫御月缠了好些年了。”

楚凌微微眯眼,抬眼打量着他,“你是在跟我炫耀么?”

“不敢。”君无欢摸了摸鼻子,轻声道:“可是南宫御月做了什么让笙笙不悦的事情?”楚凌轻哼一声,道:“南宫御月说要娶我,方才荣郡王和宁都郡侯跑到大将军府提亲去了。”

君无欢一怔,眼眸一瞬间也多了几分冷意。淡淡道:“他这次回来倒是越发能胡闹了,莫不是这三年闭关真的把脑子弄坏了?”楚凌抚额,“我不管他脑子坏没坏,我只知道要是真的跟他扯上关系,我离脑子坏了就不远了。”

见她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君无欢眼底的冷意瞬间消散轻声道:“笙笙不喜欢他么?”

楚凌道:“我是个正常人。”她就算春心萌动,喜欢的也必然要是个正常人吧,她自问并不是一个猎奇的人。

君无欢安慰道:“北晋对女子的要求并没有那么严苛,若不是为了联姻,姑娘家不喜欢的父母多半也不会强求。拓跋大将军必然不会愿意让南宫御月做他的徒婿,我看北晋皇也未必愿意让你跟焉陀家扯上关系。所以,笙笙真的需要担心的只有一个人。”

“太后?”楚凌问道。

君无欢点头,“太后不是个不讲理的人,但是南宫御月毕竟是她亲手养大的,极为疼爱纵容。若非太后允准,就算是焉陀邑也未必愿意亲自上门提亲。”不是焉陀邑不想和拓跋兴业结亲,而是他根本牵制不住南宫御月,两边接了亲也未必就对焉陀家有利。说不定南宫御月会搞出什么事情来呢。所以焉陀邑最大的愿望是让南宫御月娶一个跟焉陀家有关系的人家的姑娘,就算出了什么事也会好解决。

楚凌叹了口气,道:“希望这位太后真的是个讲道理的人。”不然她就要流落江湖了。

君无欢忍不住笑道:“笙笙想太多了,太后固然厉害,拓跋大将军也不是吃素的。他若坚持拒绝,陛下必然会站在他这边,未必怕太后什么。”楚凌摇头道:“我不想给师父添太多麻烦,你知道的,我……”

君无欢眼神微动,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不管当初阿凌是迫于形势还是顺水推舟拜了拓跋兴业为师,这两年多拓跋兴业确实是尽到了一个师父的责任。只是越是这样,将来的事情只怕就越是难堪。

沉吟了片刻,君无欢看着楚凌轻声道:“阿凌,若是不嫌弃此事由我出面解决如何?”

楚凌眨了眨眼睛,“我就是来找你帮忙的啊。”

君无欢怔了怔,不由失笑。摇了摇头,笑道:“是在下不对,此事笙笙尽管放心,我一定处理的妥妥帖帖。”楚凌侧首打量着长离公子俊逸无双的笑颜,忍不住叹了口气,“算起来,这两年一直都是你在帮我的忙。”

君无欢摇头道:“怎么能这么说,当初在信州阿凌的所做所为可不仅仅是帮忙二字能够了结的。这两年我能做的也不过些许小事罢了。”楚凌耸耸肩,笑道:“债多了不愁,以后长离公子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笙笙这么想就对了。”君无欢微笑道。等你欠得债多了,我再来慢慢算好了。

大将军府拒绝了提亲的事情在南宫御月的意料之中,因此倒也并不如何生气。

焉陀邑看着懒洋洋地倒在软榻里的南宫御月忍不住皱眉,道:“弥月,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南宫御月睁开眼看了他一眼道:“太后要我娶亲,我娶便是了。但是我只会娶笙笙,除了笙笙我谁也不要。”焉陀邑有些头疼,“你当真就对曲姑娘一往情深?大将军根本不会同意让你娶他的徒儿,我们刚离开大将军府,大将军就进宫去了。你知道的,陛下对焉陀家也……”

南宫御月坐起身来,浑不在意地道:“如果陛下同意,我可以脱离焉陀家。”

“弥月!”焉陀邑又惊又怒,猛然站起身来。他没想到南宫御月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脱离家族,他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话么?!南宫御月抬起眼皮,淡淡地看着他,浑然不觉得自己说出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语。

焉陀邑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弥月,父亲和祖父当年是亏待了你,但你终究还是焉陀家的次子,这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事实。这几年,我也没要求你为了家族做什么,但是…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你要娶武安郡主,我再替你想办法就是了。”

南宫御月看着眼前的焉陀邑,眼神里多了几分淡淡地怜悯,“大哥,总有一天你会被焉陀家这三个字压死的。”

焉陀邑有片刻出神,距离上一次南宫御月叫他大哥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只是没想到,时隔多年这个弟弟说出来的竟然会是这样一句话。焉陀邑沉默了良久,方才道:“我是焉陀家的家主。”

南宫御月冷笑一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所以,你就要背负着不属于你的欲望么?那些是焉陀闵、焉陀庸,焉陀宝月的愿望,跟你有什么关系?”

焉陀邑苦笑,“二弟,你从小跟在太后身边长大,所以…从来没有人教过你什么是家族责任。”

南宫御月道:“我确实不知,不过…若是有一天你被累死了,我可以替你杀了焉陀宝月和她的儿子,还有焉陀家那些废物,就算是还你这些年的人情了。”

焉陀邑深吸了一口气,他实在没办法跟这个弟弟沟通了。只得僵硬地扭转了话题,“你还没告诉我,你真的那么喜欢武安郡主?”

南宫御月挑眉道:“笙笙很有趣,跟你们这些人比起来,她很有趣,我喜欢她。”

“她哪里有趣了?”到底是喜欢她所以觉得她有趣,还是因为她有趣你才喜欢她?那是武安郡主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拿来把玩的木偶娃娃。

“若是哪一天她突然变得不有趣了呢?”焉陀邑道,“你小时候也很有趣,现在不也一样变成这样了。”

咔嚓一声轻响,南宫御月手中的茶杯被捏成了碎片。焉陀邑敏锐地察觉到一股杀气在南宫御月身上蔓延。他有些迟疑,南宫御月这杀气到底是因为自己说他小时候的事情还是说武安郡主变得不有趣了?

却见南宫御月慢条斯理地将茶杯的碎片放回了桌上,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轻声道:“笙笙怎么会变呢?笙笙当然永远都不会变的,如果她变了……”

焉陀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暗暗在心中吸了口气。三妹说得没错,这些年二弟是越来越不正常了。

“启禀国师,太后娘娘请国师和宁都郡侯入宫。”门外,侍女躬身禀告道。

南宫御月皱眉,“何事?”南宫御月并不喜欢入宫,即便是从小将他养大的太后,南宫御月回京这些日子也只入宫探望过两次。事实上,除了白塔平时几乎很少有人知道南宫御月在哪儿。很多时候,即便是焉陀邑来白塔找人,十次里面有七次也是找不到的。

侍女低声道:“奴婢不知。”

南宫御月脸色有些难看,焉陀邑站起身来道:“想必是为了你的婚事,咱们这就进宫去看看吧。”

侍女暗中松了口气,微微福身退了出去。

两人结伴入宫直接便去了庆福宫,走进大殿时却发现太后宫中今天竟然十分热闹。一眼望过去,竟然看到曲笙正坐在殿中和太后说话。

“笙笙!”

“……”你没看见君无欢和大将军也坐在一边么?

楚凌无奈地看着已经站在自己跟前的南宫御月,客气地笑道:“见过国师。”

南宫御月微微蹙眉,“笙笙怎么来这里了?”

“笙笙是跟我一起来的。”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让南宫御月一听到手就忍不住蠢蠢欲动的声音。扭过头看去,果然看到君无欢正坐在旁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但是南宫御月却清楚地从君无欢含笑的眼底看到了几分冷意。南宫御月和君无欢认识多年,一直觉得君无欢这人非常的虚伪,因为他几乎很少生气。即便是他杀人的时候,都很少真正的动怒。所以南宫御月一直觉得,君无欢是个比自己还要虚伪卑鄙心机深沉的人。至少他南宫御月生气就生气,杀人就杀人,哪像这个人无时无刻都在掩饰自己。

不过这一次,南宫御月却在君无欢眼中看到了几乎毫不掩饰的怒意。

南宫御月微微挑眉,抬手轻抚了一下微微勾起的唇角,“君无欢,你打算来见证本座与笙笙的婚事么?”

君无欢不理他,回头对太后道:“太后,您看在下方才所言可否属实?国师这…实在是有些严重,还是趁早找个大夫好好看看吧。”

太后闻言,竟然也十分担心的看向南宫御月,微微皱眉。

抬手对南宫御月招了招手,“阿弥,过来让我看看。”

南宫御月自然不会过去,他干嘛要让这个老太婆看?

太后见他这样,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跟我说说,你为何非要娶武安郡主?”

南宫御月看了一眼旁边的君无欢,突然凑到楚凌身边道:“我喜欢笙笙啊,笙笙也喜欢我。”

楚凌无奈地伸手隔开他伸过来的手,两人不动声色地拆了几招南宫御月终究还是没能碰到楚凌,有些遗憾地收了手。楚凌道:“太后容禀,我与国师不过数面之缘,连相熟都算不上实在是……”

南宫御月道:“笙笙这样说可是害羞了,我们明明已经互许终生,你如今这般待我可是看上君无欢这个病秧子了?”

楚凌嘴角不由抽动了一下,“国师说笑了,我师父已经同意了我与君公子的婚事。今日前来,就是为了与太后跟前说清楚的。”

“拓跋兴业!”南宫御月脸色一变,神色冷厉地扫向拓跋兴业。拓跋兴业自然是不怕他地,淡淡道:“国师说要娶我徒儿,便是这么对我这个做师父的?我貊族虽然没那么多讲究,但是这长幼之分,还是清楚的。”

“就凭你也配做本座的师父?只有君无欢这个病秧子才会做什么委曲求全的勾当。”南宫御月不屑地道,“等你死了,你就不是笙笙的师父了。”

“弥月!”一直没说话的太后终于忍不住厉声道,“你在胡说什么!”

南宫御月看着太后不说话,太后道:“你跟我说喜欢武安郡主就是这般喜欢的?你若真想要娶武安郡主,如何能对大将军如此无礼?”南宫御月道:“我喜欢笙笙,跟拓跋兴业有什么关系?”

太后只觉得头痛万分,这孩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太后仔细回想,自觉这些年并没有让他受什么委屈,甚至因为疼惜他的遭遇,在宫中就算是皇子也不能轻易和他起争端。这些年,这孩子也一直都好好地,虽然性格有些乖张却也没有如此的扭曲啊?

太后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倒不是让南宫御月成婚了。这个样子,就算成了婚日子也是过不好的。

“罢了,方才长离公子和大将军已经跟我说过了。长离公子与郡主两情相悦,陛下那边也乐见其成。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事,我就不跟着掺和了。”她算是看出来了,弥月说喜欢武安郡主只怕也没多喜欢不过是糊弄她不愿意成婚罢了。为了这种理由惹上两个强敌,真是胡闹!

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了一眼,太后这么多年能屹立北晋朝堂不倒,果然不是那种不讲道理只知道护短的长辈。

“多谢太后。”

太后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向拓跋兴业道:“阿弥不懂事,方才的话还请大将军不要放在心上。大将军是我北晋栋梁,阿弥如此胡闹实在放肆,我必定好好管教于他。”

拓跋兴业点头道:“太后言重了。”

南宫御月脸色阴沉还想要说什么,太后沉声道:“阿弥,住口!”

南宫御月看了看太后,又看了看楚凌和君无欢,终究还是忍了下来没有开口。楚凌有些诧异地挑眉,她倒是没有想到南宫御月竟然真能听太后的话。以南宫御月的性格,顶撞太后简直再正常不过了。不过,南宫御月不开口让这件事圆满的解决掉自然是最好。只要太后不掺和,之后南宫御月想要做什么她们也不怕他。

从庆福宫出来,拓跋兴业便又去见了北晋皇。楚凌和君无欢并肩出宫,刚走到宫门口就看看到了同样出宫的南宫御月和焉陀邑兄弟俩。

“郡主,长离公子。”焉陀邑倒是好脾气地向两人打招呼。

“宁都郡侯。”

南宫御月脸色阴沉地盯着君无欢,“君无欢!”

君无欢看着他,淡淡道:“南宫,有的事情玩笑过了便不好了,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拿来给你玩笑的。”

南宫御月冷哼一声,道:“本座做什么用不着你管,君无欢,你三番两次坏本座的事,早晚有一天本座要杀了你!”

君无欢轻笑一声,“你若有这个能耐的话,不妨试试。”

看着南宫御月又要动手的模样,楚凌一把拉开了君无欢正色道:“国师,你说要收我为徒,要娶我,说到底你不过是觉得我比别人有趣,想要一个有趣的玩具罢了。不过你搞错了,我这个人很无趣。我既喜欢钱,也喜欢色,还喜好权势名声又贪生怕死。最重要的是,我跟你的想法绝对不在一条路上,你若是喜欢我,为什么会讨厌长离公子呢?”

“什么意思?”南宫御月眯眼道。

楚凌笑道:“长离公子会做的事情我都会做,难道就因为我是女的,他是男的,所以你就喜欢我,而想要杀了他?这可说不太通。”

“他会做的事情你都会做?”南宫御月挑眉,“你以为他是什么正人君子么?可笑!”

楚凌偏着头,“巧了,我也不是正人君子。”

“你就是想要跟我说,你喜欢君无欢?!”南宫御月冷声道:“你以为本座好骗么?你们胆子也不小,竟敢欺骗太后。”

君无欢拉着楚凌淡淡道:“我们没有欺骗太后,大将军确实已经同意了我们的婚事。只是如今笙笙年纪尚小,晚一些才会成婚而已。”楚凌站在君无欢身边,看着南宫御月道:“国师,人不是玩具,如果你觉得人是玩具的话,那么你永远也找不到能陪你一辈子的玩具。因为人永远都会变,而一旦相处久了无论再有趣的人都会变得无趣的。你希望人永远不变是不可能的,言尽于此,告辞。”

说罢,楚凌也不再理会南宫御月,拉着君无欢往外面走去。

南宫御月怔怔地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脸上渐渐露出几分嫉妒和痛恨之色。但是眼底深处,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却又写满了茫然。

焉陀邑站在一边看着他发呆的模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跟大多数人一样,焉陀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弟弟沟通。不等他想到该说什么,眼前的人身形一闪已经消失不见了。焉陀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无奈地独自走向外面。

焉陀家上大将军府提亲的事情并没有传遍整个京城,不过该知道的人还是都知道了。只是这事情来得快去的也快,除了引人谈论几天倒也没什么别的影响。倒是君无欢和曲笙的婚事终于订下来了的事情,传遍了上京的权贵中间。一时原本上门提亲的人都不见了,楚凌这才发现原来长离公子还有这个用处。

有了未婚夫妻的关系,楚凌和君无欢之间来往也就更方便了。这桩婚事倒是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反对,曲笙是大将军弟子但她是天启人,追求血统的貊族顶尖贵族是不愿意让家中嫡子娶这样一个妻子的。君无欢是凌霄商行的主人,但是他是西秦人。虽然西秦已经归附北晋但到底还是两国,如今君无欢娶了北晋的郡主,大将军的弟子,关系自然更加稳固了。因此,除了南宫御月和想要娶武安郡主的天启权贵,所有人对这桩婚事都很满意。北晋皇甚至专门赐下了贺礼表示他对这桩婚事的赞同态度。

“二姐和狄钧到京城了?”坐在上京名气最大的多宝阁中,楚凌有些惊讶地看着君无欢道。

君无欢点头,“两天前就到了,住在城西的泰安客栈。”

楚凌蹙眉道:“两天前就来了?他们没有联系你们?”

君无欢摇头道:“他们好像路上遇到了一点事,只怕也是不想麻烦我们。下面传来的消息说,他们在路上救了一个人。”楚凌问道:“这个人身份有问题?”

君无欢摇头,笑了笑道:“这个人你也认识,云翼可还记得?”

楚凌大惊,“云翼还在北晋?!”

君无欢摇头道:“三年前我便让人将他送回天启去了,应该是他自己最近又跑出来了。”

楚凌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三年过去云翼也该长大了,君无欢道:“这倒也不能全怪他,云家这些年日子不好过,只要北晋和天启之间有什么事情,云家人就要被天启那些自以为忠孝节义的人拿出来批判一番。几年前云老先生故去之后,云家的日子也越发不好过了。这两年云家一直都很低调,但是……”

楚凌了然,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低调了就能有用的。

“云翼还想要刺杀百里轻鸿?”楚凌问道。

君无欢摇头道:“应该不会,当初我跟他说明白了,云翼是个聪明人,他应该听进去了才是。”

楚凌想了想,道:“罢了,我先去见见他们再说。”

君无欢道:“你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人去办,这几日我有些事情要忙,只怕顾不上你这边。”楚凌关心地问道:“有什么大事?”君无欢道:“北晋皇决定派人讨伐沧云城了。”

“领兵的是谁?”楚凌蹙眉问道。

君无欢道:“拓跋胤和百里轻鸿。”

楚凌不由默然,拓跋胤是北晋名将,百里轻鸿曾经是天启名将,这两个人若是合作……

楚凌脑海中灵光一闪,“拓跋胤和百里轻鸿能合作么?”这两个人无论是立场还是私怨都很难合作吧?君无欢道:“还没最后定下来,但是最好不要。拓跋胤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就算他跟百里轻鸿有私怨也不会带到战场上去的。”

楚凌摩挲着手指思索了良久,方才道:“你想要换下拓跋胤。”

君无欢点头,“拓跋胤知道轻重,但不代表别人也一样。明王应该也不会希望拓跋胤跟百里轻鸿一起去。”

楚凌蹙眉道:“明王一系没有别的将领了么?他竟然放心让百里轻鸿领兵?”

君无欢笑道:“明王自己倒是可以,但是现在他绝不会轻易离开上京的。他若是亲自领兵,难保北晋皇不会狠狠心直接让他死在战场上。至于明王麾下的将领也不是没有,但是能与拓跋胤抗衡的却没有。若是派了别人去,即便是各领一军也会成为拓跋胤的附庸。只有百里轻鸿不一样,他是明王的女婿,三年前拿下谢廷泽也立下了汗马功劳。虽然最后谢廷泽跑了,但那毕竟跟他没关系。百里轻鸿被闲置了这么多年,如今拓跋明珠孩子都生了几个了,明王也该对百里轻鸿放心了。当初若不是有爱才之心,明王何必答应拓跋明珠嫁给百里轻鸿?自然是存着早晚要用他的心思。”

楚凌蹙眉道:“这些年,都是在磨砺和试探百里轻鸿?”

君无欢点了点头,楚凌也不由叹息,这位明王殿下的心思当真让人害怕。他就不怕把百里轻鸿给磨废了?

“既然不让拓跋胤出征,你心中可有什么别的人选?”楚凌好奇地问道。

君无欢苦笑道:“人选倒是有几个,但是要掌握北晋朝堂哪里那么容易?只能推波助澜走一步看一步罢了。”

楚凌点头,“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告诉我一声。我先去看看二姐他们。”

君无欢看着她,轻声道:“其实…笙笙完全可以不必掺和这些事情。”

楚凌有些疑惑地挑眉,侧首看着他。君无欢道:“笙笙与黑龙寨的人认识总共也不过才几个月吧?笙笙其实可以不管这些,安心做拓跋大将军的弟子。无论你是什么身份,大将军都会护着你的。”

楚凌眼眸微沉,沉默了半晌方才淡淡道:“长离公子坐拥凌霄商行天下财富,就连北晋皇室也要拉拢你。你又是为了什么呢?我不可能永远躲在上京皇城里看着一小片的安宁繁华,一旦走出去,不依然是白骨森森哀鸿遍野么?”

“……”

楚凌笑了笑,对着君无欢挥了挥手转身出门去了。

楚凌换了一身装扮到了泰安客栈并没有从正门进去而是直接翻墙,很快便在后面的一个小院子里找到了叶二娘,两年多不见叶二娘容色依然如旧,看来这两年多也过得不差。狄钧蹲在屋檐下,有些无聊地道:“二姐,咱们这样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摇红姐啊。”

叶二娘有些无奈地道:“咱们不是打听过了么?摇红妹子在明王府。明王府那地方,哪里是那么轻易就能混进去的?”

“道理我都懂。”狄钧道:“但是咱们在这里待着也没有别的办法啊?不然咱们先去找君公子,问问他小五的下落。”叶二娘头疼地道:“四弟,长离公子刚跟北晋郡主订了婚。他到底是什么立场,咱们都还不知道呢。更何况,摇红被带走之前跟我们说了,不用急着救她,她不会有事的,你忘了么?”

“那不是她怕我们冒险,安慰我们的吗?”狄钧眨了眨眼,有些茫然地道。

叶二娘叹了口气,“若是如此,她说得就应该是不要救她,而不是不用急着救她。”

“……”有差别么?

“噗嗤。”楚凌忍不住轻笑出声,叶二娘和狄钧立刻警惕地看了过来,楚凌轻声笑道:“二姐,你这么说四哥是听不明白的。”

“小五?!”

“小五!”

两人都是大惊,复又大喜。狄钧更是忍不住扑了上来,伸手就要去抱楚凌。楚凌连忙一闪身躲开了,“四哥,你武功有长进啊。”狄钧抱了个空,有些郁闷地道:“比不上你,看来你这两年进步更大。”

“小五。”叶二娘拉着楚凌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道:“你这孩子…一走就是两年,让我们好生担心。”

楚凌很是歉疚,“抱歉二姐,我……”

叶二娘拍拍她的肩膀道:“君公子派人跟我们说过,你有重要的事情要办。这两年你的信我们也都收到了,只是…一直都不见你的人,我们实在是有些担心。”

楚凌眼眶有些发热,轻声道:“二姐,你们的事情我也知道。听说黑龙寨现在越发的壮大了。”

说到这个,狄钧很是兴奋,“小五,你走了可是亏大了。我跟你说,咱们现在跟沧云城……”楚凌含笑听着狄钧说着黑龙寨这两年的事情,叶二娘也不阻止他只是含笑看着两人。楚凌心中很是感动,明明她这两年行踪不明,所有事情也都只有凌霄商行传的信还说得不明不白的,他们却依然还是选择相信她。

等到狄钧说完,心满意足地看着楚凌。楚凌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称赞道:“很好,四哥也长大了。”

狄钧没好气地拍开她的手,“说什么呢?我是你四哥!没大没小的!”

叶二娘含笑看着她道:“是君公子传信给你,告诉你我们来京城的?”

楚凌点头道:“我早些天就知道你们要来了,不过摇红姐姐那边……”

叶二娘摇头道:“其实我们来京城,最重要的就是想知道你好不好。摇红妹子那边我们心里有数,不着急。”楚凌微微凝眉,被明王府抓了还不着急?还是说祝摇红早就知道她会被明王府抓住或者…干脆她就是故意的?

楚凌沉吟了片刻,问道:“二姐,摇红姐姐的身份来历,你们清楚么?”

叶二娘道:“不太清楚,不过摇红说她和明王府原本有些关系,当年就是从明王府逃出去的。原本我们就是拼死也不能让明王府的人将她带走,但是摇红说她不会有事,自己跟明王府的人走了。我和大哥三弟商量了一番,既担心摇红又想着你在上京一带,就由大哥和三弟留在家中我带着四弟到上京来看看也好放心。”

楚凌微微松了口气,这么说祝摇红应该真的不会有事。

思索了一下,楚凌道:“这些日子我打探了一些消息,摇红姐姐在明王府确实没有受苦,不过想要见到她本人也不容易。前两日我请人帮我送了一封信给她,这两天应该会有消息了。咱们再看看吧。”

叶二娘点了点头,拉着楚凌坐下来道:“先不说这些,跟二姐说说你这两年是怎么过的?”

楚凌沉吟了片刻,叶二娘见她为难正想说不方便就不用说了,却见楚凌看了一眼旁边的狄钧将叶二娘拉远了一些,低声道:“二姐,我跟你说一件事儿,你能暂时帮忙保密么?”

叶二娘微微挑眉,点头道:“你相信二姐,二姐自然不能辜负你。”

楚凌点点头,拉着叶二娘进屋去了。

“四弟,你守在外面!”

被抛在外面的狄钧有些郁闷,“什么呀,明明我跟小五关系最好啊。”

楚凌思索再三,还是决定将事情告诉叶二娘。君无欢的顾虑确实有道理,但是现在君无欢跟武安郡主定亲必然会让叶二娘等人怀疑君无欢的立场。否则叶二娘也不会进京之后完全不联系凌霄商行的人。更何况,说不定有些时候还需要大家配合,若是叶二娘完全不知情也是麻烦。但是真正让楚凌决定告诉叶二娘还是在她们方才见面之后。

不过是相处了短短几个月,她们就能对她如此信任,她又有什么理由信不过他们的?她曾经是特工,却也不是冷血怪物。若事事都要算计的清清楚楚,做人还有什么意义?

两刻钟后,楚凌和叶二娘一前一后从房间里出来。叶二娘一向沉稳地脸上还带着几分震惊和茫然,显然是被楚凌震惊的还没能完全回过神来。狄钧连忙迎上来道:“二姐,小五,你们说什么?”

叶二娘眼神飘乎乎地看了狄钧一眼,摆摆手有气无力地道:“没什么。”

“没什么?”二姐这模样像是没什么吗?侧首去看楚凌,楚凌无奈地对他笑了笑。叶二娘可以说,狄钧暂时是真的不能说。倒不是信不过狄钧,而是这孩子实在是太胸无城府了。上京还有这么多的人精狐狸蛇精病,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被人给忽悠进去了。

叶二娘道:“别问那么多,你陪小五去看看云公子,我有点困了先去睡一觉。”

狄钧愕然地抬头看了一眼蓝天白云,再看看叶二娘确实有些恍惚的神色,还是点了点头,“那二姐你好好休息。”叶二娘点点头,无声地飘走了。

楚凌看着叶二娘的背影很有些愧疚,她也知道自己说得事情太多了,叶二娘大约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

“云翼怎么了?”楚凌问道。

狄钧有些惊讶,“你认识那小子?”

楚凌道:“比认识你们早一些。”

狄钧笑道:“那倒是巧了,原来我们救了小五你的朋友啊。他伤得有点重,我们救他的时候他正被人追杀,但是他也不肯说为什么会被人追杀,只说要去沧云城。但是我们救他的地方离上京已经不远了,离沧云城却很远啊。而且他的伤也坚持不到沧云城,所以就先带着他一起来上京了。”

楚凌皱眉,“追杀他的是什么人知道么?”

狄钧摇头,“只能看出来是天启人。”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先去看看他吧。”

云翼伤得确实不轻,浑身上下好几道伤痕不说,就连脸上都多了一道血痕。三年前尚且有几分稚气的脸已经长开成一个俊朗的少年了。只是眉宇间却比三年前更多了几分郁色,显然这三年过得也不轻松。

“我们也不好找大夫,只跟客栈说他路上劳顿得了病。幸好外伤我和二姐都能处理,只是好的有些慢罢。”狄钧道。

楚凌伸手探了一下云翼的额头,见没有发热这才放下新来,脸上的伤口也没有感染的迹象,“你们处理的很好,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许是两人的声音惊动了沉睡中的人,云翼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楚凌,云翼愣了愣似乎没有想起来她是谁。两人面面相觑了片刻,云翼眼睛一闪,“你…你怎么在这里?!阿……”

楚凌笑眯眯地接上了他的话,“云公子,我们又见面了。我是凌楚,看来你还记得我?”

云翼沉默了片刻,道:“你就是狄大哥和叶姐姐说的,小五?”

楚凌伸手戳了戳他没受伤的脸颊,笑道:“他们可以叫我小五,你不行。知道么?”

“……”云翼看着楚凌好一会儿方才淡淡一笑,“阿凌,别来无恙。我还以为我们不会再见了。”

楚凌含笑,“这说明我们有缘啊。”

三年前那个一时义愤便离家出走想要刺杀自己亲哥哥的少年终于长大了。

喜欢凤策长安请大家收藏:(www.ggtxt.com)凤策长安狗狗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凤策长安最新章节 - 凤策长安全文阅读 - 凤策长安txt下载 - 凤轻的全部小说 - 凤策长安 狗狗小说网

猜你喜欢: 权臣家有神医妻娘娘她总是不上进医妃惊世病娇毒妃狠绝色欢喜记相爷家的悍妻冷宫娘娘有喜啦卦妃天下金凤华庭烟水寒法医王妃:王爷求亲请排队穿越直播喜落田园金粉嫁偶天成妃常妖娆:摄政王,请下榻!大府小事家有庶夫套路深锦衾灿兮青雉朝飞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六宫凤华宝莲同人逍遥游国色[红楼]权臣之妻盘秦凤鸾九霄
完本推荐: 最强男神(网游)全文阅读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全文阅读超级搜鬼仪全文阅读文物不好惹全文阅读[综]中原中也全文阅读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全文阅读逆流纯真年代全文阅读[火影]夜叉丸是个计划控全文阅读田园闺事全文阅读锦鲤小皇后全文阅读道医全文阅读女主她有锦鲤运全文阅读全职医圣全文阅读巫界术士全文阅读[红楼]权臣之妻全文阅读超时空宫廷全文阅读人小鬼大全文阅读邪风曲全文阅读一朝成为死太监全文阅读十二事务所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隋唐君子演义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开局成大帝凌天战尊寒门状元史上第一密探最强小魔妃:夫君,来战!相爷家的悍妻女主翻身做豪门都市剑说重生似水青春美食供应商盛唐小园丁天下第九韩四当官都市神豪之肆意人生仙道漫一宠成瘾:爱妃乖一点都市之万界最强下载系统撒娇福晋最好命家有悍妻怎么破风起时未来之最强萌妻星际之以我之名造化之王神医凰后盛宠之将门嫡妃家有庶夫套路深三界红包群

凤策长安最新章节手机版 - 凤策长安全文阅读手机版 - 凤策长安txt下载手机版 - 凤轻的全部小说 - 凤策长安 狗狗小说网移动版 - 狗狗小说网手机站